111. 《叛变克朗多》(Betrayal at Krondor)

Dynamix, 1993, MS-DOS

作者:DR
翻译:Chan


“和其他游戏不同的是,《叛变克朗多》不通过清关和不断前进来推动游戏进程,因为我们做出了一个基础层面上的改动。我们的游戏世界是活着的。它会自己存在并持续变化,无论玩家是否会亲临现场。我们对经典禅学公案*的答复就是——没错,那棵树在森林里倒下的时候当然会制造声响,但是否在现场见证这一刻并听到声响就是玩家需要自己决定的了。”

——Neal Hallford
《叛变克朗多》编剧
 
* 译者注:公案,禅宗术语,指禅宗祖师的一段言行,或是一个小故事,通常是与禅宗祖师开悟过程,或是教学片段相关。这里提到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在佛教和哲学中都被广泛讨论的问题之一,从问题的表述上看,更接近于哲学家 George Berkeley 在《人类知识原理》(A Treatise Concerning the Principles of Human Knowledge)中的观点,基于此,作者所指的“禅学公案”可能是:“森林里一颗树倒下,如果没有被听见,它是否依旧发出声音”这个问题。

《叛变克朗多》(Betrayal at Krondor,简称 BaK)发售于 1993 年,至今仍然是 CRPG 领域最出色的游戏之一。之所以这么说的理由很多,但它们最终都回归到一件事情上——BaK 提供了所有 RPG 领域“至关重要”的设计要素(战斗、探险、故事),而且将他们展现得完美至极[1]

战斗系统乍看上去或许是十分基础的。你在一张小型非等距网格上操作两到三个角色,轮流击倒在数量上通常有优势的敌人。不过有意思的东西就在那些细节上,毕竟 BaK 的战斗实在是太精巧了。

玩家受到伤害时会降低战斗的效率。法术有趣且多样,但是施法需要消耗体力,而且有的敌人甚至可能死而复生或者在濒死时脱离战斗。提前做好准备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敌方不仅在数量上压制你,还会使用如涂毒或祝福武器这种肮脏的手段(和很多其他游戏不同的地方在于,BaK 里的毒药不是开玩笑的)。因此,玩家最好时刻保证自己拥有大量的消耗品来加强自己的装备并拉近彼此的差距,特别是当你即将面对五个愤怒的暗精灵术士(Moredhel warlocks)时。

你将在战斗中面对数种不同的敌人,也有需要你按照某种方式在区域内移动的解题式陷阱。

虽然《叛变克朗多》中的战斗并不是那么有突破性,但它完美地达成了它的一个主要目的——耗尽玩家的消耗品并在你探险的路上设置障碍。

探险是这款游戏核心的内容。游戏的世界不仅巨大且内容丰富,它还从一开始就向玩家开放了几乎所有的地点并鼓励玩家去发现它们。直通目标的最短路径或许会是最危险的,相较之下分支道路、隐藏的地牢和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村庄则可能藏有帮助玩家理解剧情的必要线索。

另一个 BaK 中探险部分的优秀特色是其极强的代入感。你的队伍不仅需要食物补充来维持运作,你还需要时刻注意食物是否有毒或者腐烂了。夜晚降临后,你可以施展各式法术来照亮你的道路,或者在敌人前隐藏小队的踪迹。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挖掘墓地,感染病毒并因为忘记携带药品而死在你前往寺庙的路上,又或者因为在石油井里点了一根火把被炸死。

探险的路上还有许多谜题,包括只会在你答对它给出的谜语后才会自己打开的著名的字谜宝箱。唯一会让人在探险时感到扫兴的内容或许就是游戏的画面了,它的确没有熬过时间的考验。或者说只有野外大地图才有这个问题,因为地下的部分和各类美术品(以及穿着搞笑服装的真人演员)都巧夺天工,更不用提在所有地方都伴随着你的优秀音乐了。

最后,BaK 至今或许都没有被其他游戏超越的最出色的内容,就是其剧情和叙事。

就像一本书一样,《叛变克朗多》的故事按照章节划分,每一章节重点刻画一组特定的角色追寻着特定的目标。

这款游戏改编于 Raymond E. Feist[2] 的《时空裂隙之战》(Riftwar)三部曲,一部来自八十年代的古典奇幻小说系列,不过游戏和小说在大部分基础要素上并不共通(实话实说,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对《时空裂隙之战》系列十分熟悉,那你或许会认出许多游戏里的角色和历史事件,但也仅此而已了[3]

虽然这么说,基于文学作品的基础很好地为 BaK 的写作模式提供了帮助。具体地讲,就是游戏里的一切内容看上去都像极了一本书。游戏的故事以章节划分,各章节着重于不同的角色和地点。各种信息都被展示在书页上,其描述的内容细致且出色,并且很难找到游戏里常见的功能性描述,比如“你无法这么做”或者“错误的道具”——游戏通常会展示一张和内容相关的精美图像,比如一个角色正尝试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还说如果他不专注的话下次就会做出诸如不小心把果酱涂在剑上和把毒药倒在三明治里的情况。

探险的部分是第一人称的,你不仅仅会需要穿过巨大的世界地图,还有各类洞穴和地牢。

文本的风格并不是游戏唯一出色的方面,因为 BaK 本身的剧情也是同类中最优秀的之一。游戏描述了一场政治阴谋,伴随着成千上万的剧情转折和隐藏内容,并且需要深陷其中的玩家自己理解发生的一切。就像之前提到的一样,简单地从 A 点直线前往 B 点是永远不够的。为了彻底理清一切,你需要探索整张地图并收集线索,不然只会落得原地打转的下场。

《叛变克朗多》,确切地说,很有可能就是我最喜欢的 RPG 作品。当你想到大多数其他的角色扮演游戏时,你通常会说:“这个的确不错,但是……”。在 BaK 这里可没有“但是”。这款游戏从始至终都是出色的。它没有任何开发不完善或者失败的要素,也不会随着游戏内容发展逐渐表现得不再出彩。

这款游戏是我们在 CRPG领域里找到的最接近极致的作品,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愿意为了维护这个观点和你斗争至死。

道具、法术、武器和动作都以类似书本的形式被展现出来,而不是传统的描述性文字。

[1] 叛变克朗多的开发过程可谓是十分有趣,游戏的主笔 Neal Hallford 已经在他的 个人网站 上详细地描述了这段经历,称其为“克朗多机密”。

[2] 译者注:Raymond E. Feist,美国奇幻小说作家,著作有《叛变克朗多》系列。

[3] 虽然《叛变克朗多》改编自 Raymond E. Feist 的书,但它本身是一个全新的故事。Feist 之后又将游戏剧情改编成了一本叫《克朗多:背叛》(Krondor: The Betrayal)的小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